主页 > H生活篇 >与混乱共舞(下):计画不是坏事,但得保持适度的即兴

与混乱共舞(下):计画不是坏事,但得保持适度的即兴

归属:H生活篇 日期: 2020-06-14 作者: 热度: 529℃ 844喜欢

延伸阅读:与混乱共舞(上):分心不一定是坏事,还可能激发人的创意

事实上,地球和其他星球其中一个最大的差别正是在于地球的「混乱」,无论是火星、水星还是木星,内部所拥有的元素都没地球般多样性——地球刚好在适居带之内,还有大自然的多样性才让物种得以诞生、繁衍。

人类的社会也不例外,哈福特举出了许多的例子,例如,一个国家的经济若能兼容多样性,出口和入口多种不同的物品,通常就意味着其有更健康的经济体、更长时间的繁荣;一个拥有多种不同产业的城市,其创造力也会更加的强大,例如着落于美国旧金山的硅谷。

哈福特的这些举例和观点,让我不禁思考。人类社会是充满多样性的,正是这种多样性衍生了繁多的可能性,而「繁多的可能性」在我看来,其另一个意思就是不确定性、随机、混乱。(因为世界若只有单一可能的话,就意味着一切都是确定的了。)

世界始终是混乱的,无论是远古时期还是近代都是如此,原始人无法确定几时会风云变色,几时会遇上豺狼饿虎;近代人无法确定下一个马云是谁,下一个破产的企业是哪一个。

于是,人类发展出了两种应对混乱的策略,这两种策略可以引导我们思考自身该如何应对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。

两种应对世界的策略

第一种策略叫做「计划」——计划文件、计划人生、计划土地、计划农场、计划森林、计划市场等等。

所有这种「计划」背后的目的就是一种试图降低混乱的尝试,一种把不确定性变为确定性的尝试,当你计划好文件的摆放、格式时,你也消除了到处摆放文件的混乱感,也消除了同事之间偏好不同的格式所带来的不确定性、多样性。你计划人生是因为想要在有许多可能性的未来里,找到一个肯定的方向前进,消除不确定性;农民把原本具有多样植物的土地烧光,种植单一的农作物以获得更有把握的收入。

这种计划行为也包括「方程式化」,科学家会创造出方程式来描述物理、化学、生物,以準确的预测万物的规律,消除人类驾驭事物的不确定性;气象学家试图用複杂的计算法来消除天气预测的不确定性;投资者试图用大量的数据分析,以消除投资的不确定性;科学家试图用複杂的演算法来创造更高级的人工智能,以消除机器自动化失误的不确定性(如减少自动驾驶失误、图像辨识错误)。

总之,无论是「计划」还是「方程式化」,都是人类试图将不确定性转化为确定性的一种努力,是降低混乱,提高可控的一种努力。

另一种策略则是完全相反的,叫做「即兴」(或应变)——即兴的工作、即兴的生活、即兴的决策。

书中提到许多关于「即兴」的例子,例如,金恩博士(Martin Luther King Jr)的经典演说「我有一个梦」就是在演说途中放弃稿子,即兴创作而生的。

西洋棋冠军卡尔森(Magnus Carlsen)最擅长的棋术,就是特地製造混乱的棋局,让对手深陷连他自己都觉得非常混乱的棋局之中,再凭藉自己过人的即兴发挥来击败对手。

「即兴」是一种与混乱共舞的尝试,有时也常被称为「自由」,让市场自由的交易以促进物品的多样性,让森林中不同的植物自由的生长以促进生物的多样性。

「即兴」依赖的并非方程式,而是「直觉」,许多专家都认为自己在面对複杂和混乱的世界时,依靠直觉做出判断会比电脑的模拟计算来得準确。许多生意人、投资者在面对複杂的市场时,也相信自己的直觉会比数据正确。

但心理学家菲利普.泰特洛克(Philip E. Tetlock)的研究指出,专家们凭直觉做出预测的準确率和随机率其实差不多,换言之,专家的预测并不比让猩猩丢飞镖做出的预测来得準确。

无论如何,「即兴」的策略并不试图消灭混乱,而是尝试驾驭混乱、与混乱共舞,甚至有时还会特意增长混乱。

那幺,用哪一种策略来应对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,效果会更好呢?除极少的特殊情况之外,在大多数情况的答案均是——两者之间。

还有另一例子就是用「简单且切中要害的方程式」来预测葡萄酒的品质。结果证明,一个只有三个参数的方程式,竟然能比世界最顶级的专家更準确的预测葡萄酒的品质。「简单且切中要害的方程式」能够胜过「专家的经验法则」,这一点在《快思慢想》一书中也有提到过。

但这样也就算了,更有违直觉的是——为什幺简单的方程式也胜过了看似更全面的「複杂方程式」呢?

哈福特说,这个问题就是统计学上所谓的「过度拟合」(overfitting), 亦即使用过多的参数,对历史资料做了过多的解释,导致预测错误。可以视为违反了奥坎剃刀原则。白话来说,就是做出了多余的计算。

这一事实可以如何用在日常生活上呢?

重点并不是在做不做计划,而是有没有适度的计划,并保留一定的弹性来让自己即兴的做决定。这一结论与「简单且切中要害的方程式」如出一辙,你一样需要设定一个具体、重要的目标,但你不能设计过度複杂的目标,也不能漫无目标的依赖本能行事。

综合以上,我们似乎可以得到一个结论——面对混乱、不确定性的世界里:

我们同时需要「计划」与「即兴」,重点在于适量。你需要有具体的计划,但不是没有任何弹性的计划,而是可以有转变余地的计划。就如同準备一场演讲一样,如果你只想跟着早已计划好的稿子念,效果一定会很生硬,但如果你完全没有準备稿子,你则很可能讲得不知所云。

也如同时间管理的实验一样,如果你只是做一个简单的计划,会比你把每一天都计划好来得又效率。也如同驾驶汽车一样,你需要知道你的目的地在哪里,但驾驶途中你必须根据周围的变化行驶。

又如同你应该计划未来的目标,但你不能限制自己每一步都只按照计划行事,你必须根据周围世界的变动做出应有的调整,才可能达到目标。

这一道理可以延伸到生活中的各个方面上。而当你开始逐渐掌握「计划」与「即兴」的折中点——你也将会渐渐的掌握应对这混乱的世界的能力。

最后来个小结
    分心和专注是可以共存的,只要不是在同一个时间点上,分心(来自随机的干扰)能激发创意,而专注则能把创意付诸于实现。组织是可以同时有不同的合作模式的,组织里有不同认知差异的小组能激发创造力,小组各自的内部成员需要团结以获得执行力。计划和即兴是可以同时拥有的,应对混乱的世界,有计划也有即兴的应变能力才能达到目标。不是说混乱就好,也不是说整齐没有用处,而是要掌握到两者的「度」。这一个「度」的掌握可以透过对生活的各方面思考,得到提升。另外,这本书若和《反脆弱》一起看,会发现两者其实有许多的异曲同工之处。

P.S.虽然有个小结,但书中还有许多有关「混乱」能如何改善生活的亮点,是无法在此一一细说的。